|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泰州企業網 » 資訊 » 知識園地 » 黃昱寧:作家狄更斯也是一個法律史學家

黃昱寧:作家狄更斯也是一個法律史學家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5-10  來源:泰州企業網  瀏覽次數:51

《作為法律史學家的狄更斯》,(英)威廉·S·霍爾茲沃思著,何帆譯,上海三聯書店2009年5月版,25.00元。

作者:黃昱寧

是要在倫敦住上一兩周,才能意識到,我對這座城市的印象,竟然受到狄更斯如此深刻的影響。半夜隔著厚簾子聽雨,恍惚間載著大衛·考坡菲的馬車碾著濕漉漉的地面迤儷入夢;翌日傍晚,公事既罷,央求司機開個小灶,帶我們找找狄翁遺跡。故居已經打烊,但司機到底是老倫敦,七拐八彎就到了YeOldeCheshirecheese酒館,從門口燈上古里古氣的花體字列出的一堆人名看,狄更斯、蘭姆和約翰遜都曾是這里的常客。推門進去,光暗得實在看不清楚內部陳設,但見坐在里面的全是穿黑西裝的白胡子老克勒,戴禮帽,系領帶———這樣的人路上撞見一個你會肆無忌憚地盯著瞧,可是冷不丁看到酒館里坐了一排,立時就被這莊嚴肅穆的儀式感給嚇得一激靈,趕緊關上門落荒而逃,仿佛再逗留一會兒,就會給吸到時光隧道的那一頭去。

離酒館不遠處,是著名的Lincoln’sInn。當時(2006年),展現在我眼前的是個幽靜雅致的住宅群,大大小小的律師事務所濟濟一堂,附帶著還有不少法律機構及法律界人士聚會的私人會所。我記得庭院里那眼小小的噴泉,掩映在樹叢里,水聲潺潺,似乎特為了將周圍的靜———既曉得此地的功用,我總不免要覺得這“靜”里藏著劍拔弩張———襯得恰到好處。時隔三年,在《作為法律史學家的狄更斯》(CharlesDickensasaLegalHistorian)中,我非但找到了Lincoln’sInn最妥帖的譯法———林肯律師會館,而且坐實了我先前懶得去查證的記憶:狄更斯的《匹克威克外傳》里,對林肯律師會館有過一大段形神畢肖的刻畫。原來,維多利亞時代的會館“被倫敦所有貧窮卻死要面子的破落戶們不約而同地視為勝地和日常避難所”;我隱隱感覺到的劍拔弩張,隔著時光隧道,有狄老爺子的妙筆撐腰:“它總是擠滿了人,啤酒和烈酒的蒸汽不斷升上天花板,經過熱力的濃縮后,像下雨似的從墻壁上流下來;每次開庭時那里匯集的舊套裝,比12個月送去杭茲迪奇舊貨店賣的還要多……”

《作為法律史學家的狄更斯》(以下簡稱《作為》)從《匹克威克外傳》、《荒涼山莊》等狄更斯的小說中,摘錄了大量類似的鮮活實例,它們堆積在一起,前后貫通,逐層推進,越發顯得在沒有照相術的年代,像狄氏這樣擁有photographicaccuracy(攝影般精確———顯然,這個絕對適用于狄更斯的詞,他本人是不曾見識過的)的作家,對于后人還原歷史,有著何等重要的價值。而在歷史學的大范疇中,狄更斯之所以在“法律史”上有“偏科”傾向,主要原因有兩條:其一,狄更斯之父曾因無力還債而坐牢,甚至導致全家陪綁,時年12歲的狄更斯亦因此得到在監獄里“實習”的機會,從此便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在司法界底層討生活。狄更斯先后擔任過律師助理(其實形同雜役)、庭審速記員和跑議會條線的報紙通訊員,在專事寫作之后亦廣交律師朋友,還當過一次陪審員。顯然,從這些經歷里,狄更斯積攢了大量不吐不快的寫作素材。其二,狄氏本人因為《圣誕頌歌》屢屢被盜版,曾經投入大量金錢(訴訟費高達700英鎊)和精力打版權官司,非但得不到期望的結果,而且給牽扯進了更為棘手的法律程序,以至于兩年后再次遭遇盜版時,狄更斯干脆聽之任之,因為“法律的傲慢與粗暴,已經讓人惱怒到忍無可忍的地步了”。

說到《圣誕頌歌》,不由想到2008年英國出版的《發明圣誕節的人》(TheManWhoInventedChristmas)。作者斯坦迪福從《圣誕頌歌》切入,分析狄更斯的這部家喻戶曉的作品,如何以現代人難以想象的方式,微妙然而深刻地改變了圣誕節的性質和地位以及歐美國家對圣誕節的認識和慶祝方式。維多利亞時代,由于清教主義的持續影響和被工業革命迅疾驅動的現代化進程,圣誕節一度受到冷落,據說當時拯救了其江湖地位的正是狄更斯每年圣誕節發表的“賀歲小說”(其合集即為《圣誕頌歌》)。因此,狄更斯之于圣誕節,約等于趙本山之于春晚。《圣誕頌歌》一點也不“批判現實主義”,它所主打的“溫暖勸善牌”,不僅改變了一個吝嗇鬼,也替平民創造了美好、快樂、富有魔力的“草根圣誕幻象”———至少,按照斯坦迪福的說法,這些故事使得很多人在圣誕節放棄烤鵝,改吃火雞,每年12月屠宰的火雞數量因而遠遠超過鵝,大大改變了節日經濟的構成。

扯遠了,之所以說到這本書,我的意思是:狄更斯前腳憑著《圣誕頌歌》的內容改變了圣誕節,后腳又因為打這本書的版權官司而對英國拖沓繁榮的司法程序失望之極,進而在新作中對此抽絲剝繭、大肆攻擊———有人認為,后來議會對大法官法院的改革措施,與這些文字之生動、深刻及在當時掀起的轟動效應,不無關系。法院院長丹寧勛爵就說過,狄更斯小說對司法改革的貢獻,遠遠超過了法學家杰里米·邊沁。

這部據說推動了司法改革的小說就是狄更斯晚期的代表作《荒涼山莊》,《作為》辟出一章加以詳盡分析,是整部書興奮點最為密集的地方。《荒涼山莊》的情節主線,即“賈迪斯訴賈迪斯案”,是狄翁將當時幾樁引起公憤的訴訟丑聞———尤其是仁寧斯遺產訴訟案———嫁接加工之后的產物。《作為》將小說中涉及大法官法院繁冗荒謬程序的情節逐一分析,用當時記錄在檔案上的史實對照狄更斯的精彩演義。從法律史研究者的角度看,如此對照一目了然,省卻多少案牘勞形;而對我這樣的法學外行、文學粉絲而言,掌握點“質詢書”、“衡平法”之類的專業詞匯倒還在其次,更重要的是,通過兩相對照,可以直觀感受到文字巨匠如何將看上去根本說不清楚的事寫到過目難忘的地步,比如下面這段吐字清晰、氣勢磅礴的:

“一個姓賈迪斯的人,不幸發了一筆大財,寫了一個有著大宗遺產的遺囑。就為了解決應該怎樣處理遺囑中的遺產這樣一個問題,這筆遺產竟然全部給花光了;遺囑中所規定的遺產繼承人就非常倒霉,仿佛他們一繼承那筆錢就犯下滔天大罪,因而就要受到相當的懲罰;于是,遺囑本身也就成了一紙空文了。在這場可悲官司的全部過程中,每個當事人都必須知道每一件事情,要是有一個人不知道,那就得讓他弄清楚;在這場可悲官司的全部過程中,每個當事人都肯定一再受到有關這個案子的每件事情的抄本,而這些逐漸累積起來的事件已經寫成了一車又一車的文件;每個當事人都必須團團亂轉,為了訴訟費、手續費、烏煙瘴氣和行賄貪污的事情,奔忙得好像在地獄里跳土風舞一般,即便在魔女宴會最胡鬧的時候也看不到這種場面……一切事情就這樣一年也擺脫不開這場官司,因為我們已經成了這場官司的當事人,而且不管我們愿不愿意,都必須是這場官司的當事人。”

《作為》一書的作者,是20世紀初著名的英國法學家威廉·S·霍爾茲沃斯。比起他傾注一生心血的代表作———洋洋十六卷本的《英國法律史》,《作為》只能算是大學者正餐之余消遣腸胃的小點心。但點心的火候、調味乃至皮餡之間的某道褶皺,也約略可窺見大師的嫻熟手勢。書里最好玩的是把《匹克威克外傳》里布茲福斯律師分析匹克威克與班德爾太太之間的三封曖昧書信、并以此作為呈堂證據的情節拎出來,指出狄更斯的這個橋段直接取材于當時諾頓先生控告墨爾本勛爵誘奸其妻子的刑事案。那件案子的原告律師也出示了三張便條,便條的內容在今天看起來,連“情書”也難以認定,但當時的律師卻能根據它們缺少維多利亞時代慣常的客套話,判定其主旨“早已超越字里行間的應有之意”:

便條一,“我將在四點半或五點時前來見你,墨爾本。”

便條二,“你好嗎?我今天可能到不了,但似乎明天可以。你的墨爾本。”

便條三,“我將在4點或4點半的時候來。如果你想更晚點的話,記得告訴我。我會向你解釋去沃克斯禮堂的原因。”

我相信,假如霍爾茲沃斯的《英國法律史》不必寫滿十六卷的話,他會有更多的精力,在這份小點心里塞入更多這樣好玩的細節。那樣的話,非但狄更斯與法律史的關系將被分析得更透徹,而且法律史與風化史、語詞史之類的問題也會被順便涉及,這本書的外延也能被更有意義地拓展。《匹克威克外傳》和《荒涼山莊》之外,《小杜麗》、《馬丁·瞿述偉》、《艱難時世》和《雙城記》里都還有大量可供法學家咀嚼的材料,尤其是《遠大前程》里那個為囚犯做代理人的賈格斯先生———就我的個人偏好來說,這個人物及其代表的“無間道”風格,實在值得至少用一章篇幅來展開。

《作為法律史學家的狄更斯》的中譯本,做得少見的精致認真。譯者何帆據說當過警察、做過法官,還寫過政法題材的小說。譯文曉暢通達之余,難得注解和索引詳盡到不厭其煩的地步,這本書高低兩端的讀者都可從中受益。想來譯者也深諳此書的職能———無論是對熱愛狄更斯的讀者,還是有心鉆研法律史的學者,這本書都更像是一個深入淺出的起點,因此,注解和索引中提到的那些書目,也就為那些吃完點心意猶未盡的人,準備好了餐廳指南。

張玉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微信棋牌下载安装
开始上班赚钱百度图片 初学者怎样下围棋 快乐120615079期开奖 江西快三下期预测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下载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49期 建行自动理财风险大吗 四川新11选5开奖结果 中网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网页版计划 废刮刮乐多少钱一斤 水果店 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