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泰州企業網 » 資訊 » 知識園地 » 《信仰大道上的月光》:女性版《百年孤獨》

《信仰大道上的月光》:女性版《百年孤獨》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5-10  來源:泰州企業網  瀏覽次數:65

《信仰大道上的月光》,吉娜·B·那海著,邱儀譯,廣西師大出版社2009年7月版,26.00元。

作者:李冬梅

在女性只能做套中人、只被允許露出雙眼的中東,談論自由,尤其談論女性的自由,是件奢侈而大膽的事情。伊朗裔美國女作家那海就做了這樣一件事情。作為一名移民作家,一名親歷戰亂與禁錮的苦難傷痛、深知“機遇與選擇之地”的自由滋味的“離散”作家,那海講述的這個堪稱女性《百年孤獨》的傳奇故事,給人更多的是歡笑、驚奇和夢想的輕逸之美,沉郁的語調,辛辣的語言,光怪陸離的事態百相,無奇不有的大千世界,處處隱現著苦中作樂的“含淚微笑”。也正因其不控訴、不悲泣的瀟灑姿態,這個故事有了更為堅韌強大、震撼人心的力量,令人起敬。

《信仰大道上的月光》是一部中東女性命運苦難史,因信仰而得救的跌宕傳奇,陰郁的童話,傷口流血的寓言。故事得從很久很久以前講起。家族女祖先“烏鴉”被丈夫禁錮,只準露出雙眼,坊間盛傳其丑陋無比,直到“烏鴉”被生生逼瘋,在眾人面前袒身露體,艷驚四座。從此,這個家族的女性都仿佛受到命運詛咒,千方百計掩藏美貌,只為保有清白名聲,卻每每事與愿違,陰差陽錯地成為千夫所指的蕩婦淫娃。主人公羅仙娜透明如海洋,輕盈如夢境,天真似孩童,歡笑如櫻桃花,行路仿佛不受地球引力束縛,睡覺時從夢境中散發出海洋氣味,生出片片羽毛,有“天使”之稱。年幼時,母親視她為不祥之物,唯恐為家族帶來災難,推她下樓,她卻生出一雙潔白翅膀,在德黑蘭的夜空中飛翔了足足五個鐘頭。為尋找出走的童年伴侶,她獨自踏上冒險旅途,卻偶遇富貴人家,結婚生女,卷入一場泥足深陷的悖德愛情。為了拯救家庭,也為自救,羅仙娜撇下年幼的女兒,再次飛走,展開她自我流放的苦難旅程。故事的敘述者,就是可憐的女兒莉莉。她被父親送到美國,有嚴重的自閉癥抑郁癥和自虐傾向,在對母親的愛與恨中苦苦煎熬。在這個故事中,她印證了母親的預言--她“將體驗一千次生命,讓每一次生命都沒有缺憾”。羅仙娜的姐姐“月姑”米麗亞姆,同樣有著驚人美貌,卻懂得求生之道,早早學會扮丑扮平庸。這是一個無比強大的女性,先后遭遇懦弱無能的丈夫,自殺的母親,失蹤的妹妹,接連慘死的兒女,殘酷的暴政,紛亂的戰火,行政的延宕,命運的捉弄……所有人生的煎熬都加在這個女人的雙肩,她卻強忍著扛了下來。她祈禱,她對上帝說:“你還沒有打倒我”。她變賣家產,顛沛流離,輾轉來到美國,開始新的生活。她照料充滿敵意的莉莉,忍受她所有叛逆的惡言惡行,竭力打探羅仙娜的下落,全力營救,歷盡艱難,最終母女姐妹團圓。如果說羅仙娜是《信仰大道》中的夢想和翅膀,那么,這個向日葵一般的堅毅女性,就是這個故事的現實層面的肩膀和脊梁。

這是一個男性淡出的女性故事,其中所有的男性、愛情、肉欲,在女性的光輝月華之下都黯然失色,恍如虛設。“月光”,不就是與陽性的“日光”對立的陰性的溫婉冷冽之光么?它沒有發熱的偉力,卻因其清潔單純而具有使雪花變成雪崩的力量。撇開那些獨特的背景,它又可被看做是一本講述母女關系的書。沉重的苦難與自由的信仰,向下的力量與向上的力量,背棄與堅守,泥土與天空,囚籠與羽翼,德黑蘭貧民窟與富饒的洛杉磯,所有這些相反的力量始終在角力,它們拼命拉扯著這些了不起的女人。“有毒藥,就有解毒藥”,她們選擇了流亡:“生存下去的秘訣就是欣然接受流亡的命運,適應它,然后接著前進。不管身后留下什么你都必須朝前走,你一定不能厭倦,不能停下來休息,不能走岔路。埋了孩子繼續走,輸掉了戰爭繼續走……”繼續走,直到最終掙脫命運的魔法,漂洋過海,練就刀槍不入之身,獲得了屬于她們自己的魔力。

張玉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微信棋牌下载安装
怎么用p图赚钱 麻将初学视频教程 现在电脑上什么游戏赚钱 每日优鲜微信群赚钱 网络上微信赚钱是真的 55计划网pk10飞艇 国彩微信群 有没有什么游戏会赚钱的 GT彩票安卓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网站 陕西快乐十分钟彩票 好玩的斗地主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