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泰州企業網 » 資訊 » 市場行情 » 網信辦發布新規打擊非法網絡公關 各國如何管理“鍵盤俠”

網信辦發布新規打擊非法網絡公關 各國如何管理“鍵盤俠”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9-01  來源:泰州企業網  瀏覽次數:81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對于網絡實名制,目前我國采用的是“后臺實名、前臺自愿”的原則,這導致部分用戶鉆空子,在虛擬名字中隱含色情暴力、虛假內容。但《互聯網論壇社區服務管理規定》第八條進一步明確:互聯網論壇社區服務提供者應當加強對注冊用戶虛擬身份信息、版塊名稱簡介等的審核管理,不得出現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禁止的內容。

朱巍告訴記者:“比如‘前臺自愿’允許用戶可以自己起一些虛擬的名字,但是起虛擬名字本身就違反了網信辦‘賬號十條’的相關規定。特別是設置一些相關的板塊或社區,這些板塊和社區也大量存在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情況,比如包含電信詐騙、色情暴力、虛假宣傳等介紹性的詞匯,這種情況也應把它納入網絡實名里面去,平臺有責任進行審核。”

新規中要求,互聯網論壇社區服務提供者及其從業人員,不得通過發布、轉載、刪除信息或者干預呈現結果等手段,牟取不正當利益。此外,近些年彈幕是年輕網民網上交流的重要方式,此前對于彈幕這種形式究竟應該劃歸到內容發布還是評論尚存在爭議。《互聯網跟帖評論服務管理規定》中,明確將彈幕歸入跟帖的一部分。朱巍表示,彈幕轉瞬即逝,因此為了更好地追根溯源,新規中要求提供彈幕服務的網站要在同一平臺和頁面同時提供與之對應的靜態版信息內容。

朱巍說,對新聞類的彈幕、跟帖必須要先審后發,這是基本原則。跟帖服務在同一平臺頁面要同時提供大家可以靜態觀看的信息內容,因為彈幕很快,即便出現違法違規信息,大家一晃而過看不清楚,這樣把它靜態化也是有據可查,建立溯源機制。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有關負責人表示,兩則《規定》的出臺旨在深入貫徹《網絡安全法》精神,規范互聯網論壇社區服務,提高互聯網跟帖評論服務管理的規范化、科學化水平,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促進互聯網跟帖評論服務健康有序發展。

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網絡空間絕對不是“自由世界”,也絕對不是“法外之地”。在互聯網時代,我們享受著互聯網帶給我們的便利,必然也要遵守互聯網世界的“游戲規則”,有規則才會有秩序,有秩序才會有未來。如果每個人都把網絡當作自己的“自留地”,披著“馬甲”就口無遮攔,那又怎配擁有未來。接下來,我們就把目光投向海外,看看其他國家是如何管理網絡跟帖評論等相關方面的。

俄羅斯:網民只能以真實身份登陸俄境內網站

2017年,微軟公司發布了一項關于不同國家網絡文明水平的調查報告,也被稱為“全球網絡鍵盤俠排行榜”,其中南非、墨西哥和俄羅斯分別名列世界前三甲。由此可見,俄羅斯的“鍵盤俠”在各大國之間問題非常嚴重。對此,俄羅斯政府痛下狠手,網絡監管法案一輪接著一輪,希望以強制手段還互聯網一片清凈。俄政府究竟采取了哪些措施呢?

據《全球華語廣播網》俄羅斯觀察員張舜衡介紹,早期俄羅斯管理網絡輿論的方式還非常傳統。比如,早在2005年,由普京親自接見青年政治組織代表,以座談會面的方式指導網絡行動。但由于多年來俄羅斯民眾在現實世界中政治參與途徑狹窄,只能憑借低門檻和無約束的網絡,過于熱情地發表言論,到了2010年,俄羅斯政府已經意識到無法再逃避俄羅斯“鍵盤俠”和“網絡水軍”的問題,并嘗試進行干預。2011年俄羅斯進入互聯網全面監控時代。2012年俄羅斯設立網絡黑名單法案,授權政府封鎖違法網站。2013年該法案增添了更多條款,眾多反對派網站遭封禁。2016年,俄羅斯甚至通過了兩項刑法修正案,禁止所有網絡匿名行為。

以該刑法修正案為基礎,一系列網絡新政迅速出臺。比如俄羅斯的博客管理法規規定,日均訪問3000人以上的博主必須注冊登記并公布個人信息。隨后總理梅德韋杰夫又簽署了公共場所wifi監管法令,民眾上網必須提供能證明身份的信息。2017年,俄羅斯通過法律,禁止提供及使用虛擬專用網絡等代理服務,另外,個人必須用電話號碼進行實名登記才能上網,這也意味著俄羅斯網民只能以真實身份,無法再以加密個人信息的方式登錄俄境內網站。在一連串俄羅斯法案的頒布落實之后,俄羅斯民眾在網絡上不得不進行自我約束,發言也更有所顧忌。今日的俄羅斯網絡對于政府安全部門來說,可謂是完全透明。

澳大利亞:互聯網監管步伐超前 公民難以網上匿名發帖

在互聯網監管方面,澳大利亞步伐超前,是最早制定互聯網管理法規的國家之一。據《全球華語廣播網》澳大利亞觀察員胡方介紹,在一系列互聯網法規的規范之下,澳大利亞公民都必須規規矩矩地使用網絡,完全匿名地在網上發帖幾乎是不可能的。

胡方表示,在澳大利亞的網絡論壇或社交平臺注冊時,雖然很多網站并沒有強制性要求實名登記,但因為現在大部分論壇和社交平臺必須要手機驗證碼驗證或是郵箱驗證,而絕大部分郵箱注冊的時候也需要手機驗證,所以網民歸根結底逃不過手機驗證這一關。而澳大利亞的手機是必須實名登記的,所以在澳大利亞完全匿名在網上發帖其實很難做到,通過追溯電子郵箱或者是追查驗證手機最終還是能夠查出發帖人的真實身份。

在互聯網監管方面,澳大利亞其實一直走得步伐較快,它是世界上最早制定互聯網管理法規的國家之一,在包括互聯網內容法規、反垃圾郵件法等一系列互聯網法規的規范下,以及2005年成立的傳播和媒體管理局的具體管理下,在澳大利亞使用互聯網并不可以隨意妄為,而是和現實生活一樣需要規規矩矩地做事。以相對比較嚴重的青少年網絡被欺凌問題舉例,澳大利亞有專門針對青少年網絡安全的機構“電子安全”,由他們來負責接受各種舉報和進行調查處理。每年“電子安全”會處理超過一百多例嚴重的網絡欺凌案件,調查數千起網上欺凌和騷擾舉報。針對一些網絡惡霸們在論壇或是社交平臺上發布的不負責任言論,或是故意將其他人的照片下載下來之后篡改成帶有淫穢色彩的圖片再發布出去等行為,“電子安全”會主動出擊進行刪除并調查發布源頭。

德國:“言論自由” 后果自負

素來以嚴謹著稱的德國人在網絡的世界里又是一個什么樣子呢?德意志有沒有“網絡水軍”和“鍵盤俠”,政府又是如何進行管理的?

據《全球華語廣播網》德國觀察員薛成俊介紹,“鍵盤俠”、“網絡水軍”哪里都有,包括德國也會有人在網絡的虛擬世界里放任自己,但是相對來說在這里網絡跟帖或是通過其他社交媒體平臺發言會比較慎重。也許很多人對德國等西方國家的所謂言論自由理解有所偏頗。實際上言論自由只是前半句話,后半句才是重點,那就是后果自負。也就是說,你有發表自己言論和觀點的自由,但是同時也必須承擔其產生的后果。

在德國倒不會出臺專門的法規來限制一個人的言論,但是因言獲罪也不是不可能的,有時候一些不當言論所產生的后果會非常嚴重,甚至要承擔刑事責任。這樣的例子很多,比如去年德國爆發難民危機,有兩個德國人在網上發表了仇視難民的言論,就觸犯了德國刑法中的第130條,被以“煽動仇恨罪”判刑;還有,最近一位德國記者因在社交媒體上發帖稱某教的教義是法西斯意識形態的來源之一,被檢察院以“煽動對某教的仇恨以及詆毀某教”提起訴訟。

來源:央廣網 記者:馮爍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微信棋牌下载安装
浙体彩20选5走势图 天津福彩快乐10分玩法规则 彩票售票员累吗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成都闪送赚钱吗现在 发蘑菇街怎么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排五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 七星娱乐网址 山西11选5中奖规则 怎么运用免费模式赚钱 赚钱效应 论文